夏未眠

all叶纯食不可逆√
只吃不产√

丨肚肚丨:

打call~

0529叶修生贺组:

历经两个月,再历经NNNNNN次打样,四件套终于敢放出来与大家见面了……非常谢谢各位画手与美编们不辞辛劳地反复修改与调整。

在介绍四件套之前,有几个问题希望大家务必提前知道:

1、前100位拍下全套可get赠送特典(透扇),一个ID仅拍1份,多拍不发;

2、启明文件袋为四件套整套赠送,仅拍下全套可获得(前100套也有),不可加购;

3、透扇/文件袋为免费赠品,如有瑕疵不退不换,不需要可备注或联系客服;

4、预售期为9月20日21:00正式开始,至10月15日24:00结束。


预售链接点我


微博转发抽奖来试试运气呗


公益四件套(详情与实物可看宣图):

免费午餐·小叶做饭版 法兰绒午睡毯

规格:100cm x150cm

画手: @奶油小方x凯司令 

售价:90RMB


免费午餐·小叶吃饭版 滴胶金属挂件

规格:50mm X 43mm

画手: @ChilemeI 

售价:25RMB


信天修路·小叶走路上学版 亚克力立牌

规格:异形底座 | 两孔立牌(小叶立牌高8cm 学校立牌高4cm)

画手: @丨肚肚丨 

售价:25RMB


西北种树·小叶抱枸杞版 PU皮卡套

规格:13.5cm X 14cm

画手:

售价:25RMB


整套定价:160RMB


==========


非卖品:

特典·夏天太热啦小叶要游泳版 透扇(前100全套拍下掉落 预售通贩随机赠送20把)

规格:扇面直径18.3cm

画手: @ChilemeI 


赠品·《启明》内封文件袋

规格:320mm X 230mm

画手: @+Kaede+ 

售价:拍付四件套整套可免费获取



转发微博并诶特一位好友,预售结束后抽两位朋友送全套=3=

最后感谢各位,长久以来对生贺组的支持。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叶修最棒啦!!!!

就超开心,修修是用大家的真爱捧出来的

【all叶】珍爱生命,适度吸修

一川烟草:

 


这简直是在用绳命摸鱼


 


有病


 


正文


 


叶修退役后,联盟为了最后一次挖掘一下教科书身上的商业价值顺便把前几年的补回来捞个够本,特地联系掌握高精尖技术的某厂家以叶修的外观为样本生产出一批智能小型机器人。这种小叶修能跑能跳,能笑能闹,除了不能说话以及只有巴掌大小之外,和真人没什么区别。


 


为了搞出点噱头来,荣耀官网发布消息,小叶修先行发售50个,明晚8点整准时开抢。这50个为限量版,卖光了就卖光了,不会再上市。正式版要在限量版发行一个月时候问世。


 


尽管因为材料与技术的问题,小叶修的价格并不便宜。但第二天晚上7点55,仍有很多关注该消息的玩家蹲守在时钟前端着手机算时间,紧张得仿佛能在下一秒就地死亡。终于,分针指向了12的位置。官网秒卡。等下一秒再点进去,50个早就卖光了。


 


评论区和论坛哀鸿遍野,很多人质疑这速度简直是混进了一大波职业选手。


 


这哥们是个明白人,确实此时有很多职业选手躺在房间的大床上捧着手机傻乐。黄少天简直要从床上乐到床底下,因为他不光抢到了还抢到了两只小叶修。想到以后被两只小可爱包围的日子黄少天美得从地上爬不起来。


 


他还心想着要是队长抢不上的话就勉强分给他一只。而此时的喻文州坐在电脑前也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他特意向张新杰对了表,然后在差三分钟的时候坐下来屏息等待,反正只不过是点几下鼠标,喻文州的反应还是很快的,而且他心理素质好,不会出现很多人因为过于激动而手抖的现象。所以稳稳地抢到了一只。


 


联盟开始陆陆续续地发货。为什么说这是可以狠捞一笔的生意?在推出限量版的同时联盟就开始了小叶修相关服装、配饰、包括小屋子小床之类的玩具的生产。衣服精致好看,花样百出,但都价值不菲。当然,这点钱对明星选手们来说还不够看。


 


选手们喜滋滋地开始了养娃生活。


 


叶修退役后进了总局工作。冯主席黑心地让叶修到各战队巡视一圈,美其名曰联盟工作人员要和各战队搞好关系,利于联盟的长期发展。叶修无可奈何,只好听命。


 


他的第一个目的地是微草战队。叶修走到训练室,透过透明的玻璃窗窥探到里面压抑沉重的氛围。队员们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王杰希严厉的声音从没关好的门缝里传来。


 


“我说了多少次了,训练的时候不许来打扰我。”


 


“你再这样不听话,我就不喜欢你了。”


 


“哭什么?”


 


训练室里静悄悄的,叶修竖起耳朵听,也没听见啜泣声。反而是王杰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似乎颇为无奈。他起身走出训练室,胳膊上好像还托着个东西。叶修偷偷藏到一边。


 


王杰希走出来,带好训练室的门,这才把胳膊上的东西举起来放在窗台上。


 


叶修瞪大了眼睛。他当然知道联盟用他的脸做了个周边,叫小叶修。不过没想到居然做得这么逼真。那小叶修比成年人的巴掌大一点,一身嫩绿色的小恐龙连体衣,一只小手撑着窗台边儿另一只在抹眼泪,哭得快喘不过来气。


 


王杰希终于把插在口袋里的手拿出来,摸摸小叶修柔软的发。


 


“乖了,别哭了。你下次听话,别在训练时间找我,训练完我再陪你玩,好不好?”


 


小叶修一听王杰希语气放软,哭得更凶,两只小手都放在眼睛上揉。


 


王杰希伸出两根手指捏着小叶修的手想把它们拿下来。


 


“别用手揉眼睛,脏。”


 


小叶修闹脾气,甩开了他的手。王杰希被他哭得心软,又把他抱在怀里安慰:“好了好了是爸爸不好,原谅爸爸,好么?”


 


爸、爸爸……


 


躲在角落里的叶修嘴角抽了抽,没想到你是这样喜欢年下养成的王杰希。


 


他想着这大概不是一个突然出现顺便嘲讽王杰希的好时机,准备悄悄开溜。没想到小叶修也不知道是因为采取了叶修外形的原因还是怎么着,敏感地察觉到本尊在这里。他像猫一样灵巧地从王杰希手臂上跳下来,啪嗒啪嗒拼命地倒腾两条小腿往叶修的方向跑。叶修一个不留神,就让那小东西顺着裤腿爬到自己怀里。


 


叶修目瞪口呆。小叶修脸蛋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哭的还是羞的,他扶着叶修的前胸站起来,亲了对方脸颊一大口,还依恋地蹭蹭。王杰希顺着小叶修跑动的方向找过来,正好发现站在原地无所适从的叶修。


 


叶修尴尬地打了个招呼:“嗨,老王。”


 


王杰希莫名觉得此时的情况像一家三口团聚。


 


叶修在微草待上半日便在小叶修和他爸依依不舍的告别中离开了。他顺道去了义斩。


 


楼冠宁打听到叶修要来各战队巡视的消息早早把自己打扮得帅气逼人站在大门口候着叶修。叶修夸了两句小楼果然一表人才,楼冠宁不好意思地笑笑,殷勤地跟在叶修身前身后问他要吃什么要喝什么需不需要休息想去哪里玩。叶修摆摆手表示不用麻烦,随便看看。楼冠宁便老老实实地跟在叶修两步以内的范围。


 


叶修走到二楼,眼尖地发现走廊尽头有一处装潢特别违和的地方。他好奇地走过去,这半边的走廊墙壁全部被刷成了粉色和蓝色,贴着各种富有童趣的贴纸,要不是楼冠宁亦步亦趋跟在身后,他还以为自己一不小心穿到幼儿园了呢。


 


叶修旋开走廊尽头的唯一一个房间的木门。楼冠宁似乎想拦着他,但也放弃似的由他去了。


 


那里面简直是另一个世界。


 


各种白云形状的灯饰参差不齐地悬挂在半空中,地面上铺着又软又厚的灰色地毯,乱七八糟的毛绒玩具堆得哪里都是。大象和长颈鹿之间露出个头。叶修走近一看,哟,孙哲平。


 


他呵呵一乐:“嘿哟,大孙,这你卧室?”


 


孙哲平没想到叶修会在此时出现,但他也没惊讶,懒洋洋地抬抬眼皮,像只被大象和长颈鹿玩偶包围的慵懒的雄狮。叶修再走近一看,发现孙哲平身上趴着两只小叶修,还有一个抱着他的右臂枕着他的掌心在睡觉。在几个玩具的缝隙里还有两只小叶修在打架。


 


叶修:“……你们义斩到底抢了几个小叶修?”


 


楼冠宁把毛绒玩具移开,用手分开两只掐架的小叶修,歪头想了想回答道:“七只,五只在这儿,文客北一只,钟少一只。”


 


本尊来了,这五只小叶修也受本尊的吸引主动凑过来,叶修惊悚地看着一堆和他的脸长得一模一样的小东西把他团团围住,争抢着要爬到他怀里。孙哲平托着下巴观察一阵儿,伸胳膊把叶修拽倒。叶修一个不察倒在对方早已准备好的怀抱里。小叶修们一看本尊倒下了,兴奋地往他身边凑。那只刚才趴在孙哲平手心睡觉的因为还没睡醒,迷迷糊糊地被挤在后面,眼看着要掉金豆子,叶修赶忙把他托在掌心里。这才破涕为笑。


 


在义斩的一下午简直就是兵荒马乱,叶修只能庆幸小叶修不会说话,不然就是苍蝇成精,他得被生生烦死。


 


休息一晚上,叶修打算从南到北开始自己的与各站队搞好关系之旅。他坐着飞机先飞到g市。喻文州来接机,还带上了他的小叶修。


 


那小叶修穿着小背带裤,见了本尊没有像其他小叶修一样扑上去,反而露出一个和喻文州如出一辙的微笑,叶修一个激灵,看着自己那张脸露出那样的微笑着实瘆人。他坐上蓝雨的专车到达俱乐部。小叶修一直乖乖坐在喻文州的上衣口袋里,露出个大脑袋,安安静静的特别乖巧。叶修心想不愧是文州带出来的小叶修,和其他的叶修就是不一样。等到了俱乐部,喻文州要脱外套,先把小叶修托在手心里放到桌子上。小叶修似乎是迫不及待了,他站起身朝叶修的方向走去。


 


刚走一步,大头朝下栽倒在桌面,发出“咚”的一声闷响,听起来就疼。


 


叶修被吓得蹭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把像棵大头蒜一样的小叶修扶起来放在自己手心,吹吹他磕红的脑门。小叶修笑得双眼弯弯,软在叶修的掌心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小叶修头有些大,走路容易摔倒,所以我一般把他揣在口袋里。”喻文州解释道。


 


大头小叶修应和一般用自己的大脑袋蹭蹭叶修的掌心。


 


叶修一面有点心疼小叶修,一面又觉得喻文州说的那句“我的小叶修”给人感觉怪怪的。


 


来不及多想,从楼梯口窜出来两个小身影一前一后跑得飞快。跑到大厅中间时,抬脸在空气中嗅嗅,猛地转头锁定叶修本尊,一个急转弯冲着叶修埋头狂奔。


 


紧随着跟来的便是嚷嚷着的黄少天。


 


“我靠,那俩小东西又躲到哪里去了?快点出来快点出来!少天哥哥这里有好宝贝给你们哟,想不想要想不想要?别跑了你们跑不掉的——老叶?”黄少天一个急刹车,难以置信地看着坐在原地抱着三只小叶修的本尊。


 


黄少天立马扑过来,吓得三只小叶修从叶修温暖的怀抱里接连跳出来,喻文州眼疾手快托住自己的大头小叶修。


 


黄少天准确地抱住叶修,像树袋熊找到了他的尤加利树。趁着此时没有外人对叶修大吃豆腐,嘴里嘟囔着我就摸摸看看你瘦了没,没有别的意思别瞎想。叶修的衬衫都快被扒下来了,几只小叶修又不干了,转过来要咬黄少天。黄少天龇着小虎牙,吓得他们倒退好几步。


 


“少天,你又让他们穿女装了?”喻文州在一边问。


 


黄少天支支吾吾的,说也不是特别过分,普通的水手服而已。


 


“普通?”喻文州反问。


 


“还有白丝……”


 


叶修怒掀黄少天。


 


“大流氓!”


 


被叶修叫大流氓的黄少天细细琢磨了一下叶修刚才有些羞恼的语气,不知道yy出什么来了,嘿嘿笑起来,明明是阳光帅气的五官硬生生凹出猥琐的感觉来,吓得叶修抱紧三只小叶修,缩进喻文州准备好的房间里不肯出来,任凭黄少天在他门外说了半晚上的垃圾话。


 


叶修第二天离走前再三警告黄少天不许给小叶修穿女装,黄少天腆着脸说你穿给我看就行了,叶修白了他一眼,踏上去往s市的路。


 


轮回的几人还是蛮客气的,江波涛好好地尽了地主之谊,带领联盟工作人员叶修好好地游玩了s市,轮回队长周泽楷与队员孙翔陪同。周泽楷带出了他的那只小叶修。可能是因为待在长得帅的人身边时间久了,帅气这个东西能传染,叶修总感觉这只小叶修相貌不俗。尤其是他软绵绵地一笑,感觉周围噼噼啪啪开着小花。


 


叶修尝试着摸了摸他翘起的呆毛,小叶修舒服地眯上眼睛,还发出“嘤~”的一声。


 


“不是说不会说话吗?”叶修惊讶地看着那只抱着他手指蹭的小叶修。


 


江波涛笑着说:“可能是因为跟着队长的原因吧,或许这只小叶修格外能说会道。”


 


小叶修确实很能说,但他不会说话,所以翻来覆去也只是哼哼唧唧的声音,像只小猫咪。


 


在轮回的一天算是叶修度过的最轻松的一天了,但他此时的心情却一点都不愉快,因为下一站就是霸图。


 


霸图的汉子你威武雄壮,凶狠的表情跟老韩一样。


 


叶修与站在门外死活不让他进的保安大眼瞪小眼好半天,内心循环播放这句词儿,直到被张新杰领走。


 


叶修探头探脑地跟在张新杰身后走,训练室里,韩文清正在训人。韩文清训人不大吵大嚷,但他会一字一句毫不留情面地把问题掀开来讲,配上皱眉瞪眼的表情简直能把几个小伙子吓哭。叶修眼睛骨碌一转,发现韩文清头顶上趴着的一只抓着头发睡觉的小叶修。他一时没忍住,噗嗤笑了一声。


 


“谁在笑?”韩文清循声找来,正好对上叶修带笑的目光。他的表情僵硬了一下,眼神似乎软化了些,等回过头来面对着队员们又变成严肃的模样,伸手把睡得要掉下来的小叶修重新扶到头顶让他躺好。


 


叶修忍笑忍得辛苦,他小声问张新杰:“哎,你们霸图不是把我看成一辈子的死敌吗,怎么老韩养了小叶修都没人抱怨啊?”


 


张新杰推推眼镜,客观地讲:“他很乖,招人喜欢。”


 


又转头上下扫两眼叶修,似乎在说和你本人一点都不一样。


 


叶修撇撇嘴,等韩文清走出来先发制人地问:“老韩,他招人喜欢还是我招人喜欢?”


 


手指了指韩文清头顶的小叶修。


 


韩文清理所当然回他一句“幼稚”,顺便带他到会客厅。等走出好远韩文清才又说了一句:“本尊是本尊,什么都比不上。”


 


叶修后知后觉地不好意思。


 


吃完饭,叶修主动要求参观一下队长房间。


 


“你带我去看看又不会死,”叶修抓着韩文清的队服外套,“还是说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玩意儿?”


 


韩文清哼了一声,拽着叶修的手带他大步往自己的房间走。


 


“哎哎,老韩你慢点!刚吃完饭呢!”


 


韩文清用钥匙开门,里面的装饰很简洁很老韩。一床一桌一椅一衣柜,多余的装饰没有,一溜儿的黑白灰。叶修啧啧半天,也没找到什么槽点。倒是一直拽着韩文清头发的那只小叶修从他肩膀上溜下来,蹬蹬蹬地跑去电脑桌最下面的抽屉那儿,熟练地输入密码。


 


“等——”韩文清似乎想要阻止。


 


小叶修已经主动从一抽屉的小裙子里翻出一件粉色带花边的,在自己身上比量两下,跑回叶修身边,献宝似的举起来,似乎要穿给他看。


 


叶修扭动僵硬的脖子,韩文清已经单手捂住自己的脸了。


 


小叶修在职业选手圈彻底流行起来。每天刷说说满是关于小叶修的。


 


黄少天:我靠一大早上又找不到我的叶修了。谁!!!谁动了我的小宝贝!!!小卢是不是你!!!@卢氏护修宝。


 


张佳乐:日常吸修。【把脸埋在小叶修肚子上猛吸.jpg】


 


孙哲平:新衣服到了。【男友衬衫版小叶修.jpg】【兔子装小叶修.jpg】【女仆装小叶修.jpg】


 


喻文州:家里的叶修太粘着我了怎么办【小叶修窝在喻文州肩窝抓着他头发不松手.avi】


 


职业圈的流行语俨然变成了“你想把我笑死,好继承我的叶修”“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抢不走我的小叶修的样子”“对方不想跟你说话,并勾引走了你的小叶修”“吓得我抱紧了怀里的小叶修”“吓得我怀里的小叶修都掉了”“吓得我捡起了我的小叶修”。


 


最后联盟还是决定颁布一条告诫众职业选手珍爱生命,适度吸修,注意身体健康的通知。


 


起因是一条新闻。


 


“某战队此赛季战绩不佳,疑似队长沉迷叶修过度,无心备战,粉丝强烈要求转让小叶修!”


 


——完


 


为了写段子,今晚我要修仙复习,谁也别拦着我,老子要飞升!

玄零:

【圖/葉修】那些事情

葉:哥想回家......_(:3」∠)_


#

最近風波很大,辛苦我們修修惹!

不管是在二次元三次元、書中、動畫中、真人劇中,願你能永遠純粹。


在極端的極端中,我想的,就想畫點可愛萌萌的,能會心一笑也好,至於我有其他什麼想法,就不在這裡做評論了。


PS:下排留言不要再數黃&葉的劇本數目啦......你以為我會告訴你們葉修劇本字體是14,黃少天劇本字體是11麼......而且他腳邊還有一疊呢。(黃:靠你能一天不黑我麼!

【all叶】病客的目录

病客:

嗯……难得今天忙了一个下午暂时把作业做得差不多了




想想还是自己动手做目录




麻烦人姑娘总觉得过意不去,自己做的话也能准时更新,再次感谢之前帮我整理的姑娘OVO




——————————————————————————


*以发布时间从早到晚排序




*仅录入与全职相关




短篇:




all叶




【all叶】论一只仓鼠怎么在狗窝存活




【all叶】关于上司要潜规则我这件事




【all叶】当领队和小领队同时出现在众人面前




【all叶】饲养残暴的犬系生物是什么感觉?




【all叶】每天从暗恋自己的人的床上醒来怎么办?




【all叶】如果叶修的眼中大家都有了尾巴




【喻叶all叶背景】不能娇惯吸血鬼




【all叶】关于叶修的每日观察日记




【all叶】鱼,还是吃了比较好




【all叶】院




【all叶】救命这只叶修好可怕!




【all叶】无能的大人与熊孩子




【all叶主刷心脏叶】火锅副本的正确攻略方式




【all叶】不务正业的死神




【all叶】企鹅的十年纠缠不休




【all叶】记一些随笔




【all叶】吃脑子的和吸血的




【?叶】无氧窒息—叶修生贺




【all叶主莫叶】171厘米和5厘米




【all叶】江波涛的养宠日记




【all叶】我正在和猫谈恋爱




【all叶】毛绒绒和毛绒绒




【all叶】荒诞小故事集




【all叶】兔子啊兔子




【all叶】嘿,你的益达




【all叶】$%@#!!❤




【all叶】同居那点事儿




【all叶】我叫苏沐秋,是个背后灵




【all叶】关于幼儿园的大家的段子




【all叶】猫和叶修和猫




【all叶】先生您孩子掉了!




【all叶主双花叶】修修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修修




【all叶】兔子和电话




【all叶】蛋黄的心酸归家记




【all叶】天呐我好可爱




【all叶】爱他就要把他关起来




【all叶】苏沐秋+叶修=?




【all叶】兔子和健身




【all叶】外星人入侵——哔哔——!!




【all叶】我以为我不是gay




【all叶】杀手先生您还好吗?




【叶叶】在找死的路上




【all叶】撞上三流言情设定的时候我该怎么办?




【all叶】灵异恐怖三部曲——文森特·赛可凡斯




【all叶】灵异恐怖三部曲——恶居




【all叶】灵异恐怖三部曲——被世界拒绝的你和我和他




【all叶】内有恶犬




【all叶】灰暗的房间里点着彩灯




【all叶】长耳朵长耳朵




【all叶】关于如何纠正领队作息二三事




【all叶】死神说他不活了




【all叶】老板想潜我,我是抄钢笔还是抡椅子?




【all叶】恶魔家今天不正常




【all叶】关于我当幼儿园扛把子那些事




【all叶】兔子和电脑




【all叶】幽灵邮差与小幽灵邮差




【all叶】爱他我就又把他关起来了




【all叶】全职手把手教你做早餐




【all叶】有一天叶修的右手不见了,但他并没有慌




【all叶】魔龙与只负责打游戏的公主




【all叶】有只猫化,它兔子了




【all叶】注意点,我可是人质




【all叶】一日保姆




【all叶】口是心非是泡不到男朋友的




【all叶】第666次蓄意谋杀




【all叶】被掳走多次的多灾多难公主




【all叶】流浪的饼干




【all叶】那些年玩我的游戏




【all叶】与一坨仓鼠的斗智斗勇




【all叶】兔子和荣耀




【all叶】啊!啊!啊!啊?




【?叶】八万五公里




周叶




【周叶】假如我遇见一个陌生的你




【周叶】12厘米的隧道




【周叶】我,除我以外的谁




【周叶】生存还是恋爱?




黄叶




【黄叶】小冒险家的大旅行




【黄叶】你过来!




【黄叶】那一天的我,掐死了星星




【黄叶】八十年,我的老初恋




【黄叶】夜伴歌声




【黄叶】人生导师叶不羞




【黄叶】猫狗不合




【黄叶】一包榨菜的失恋日记




伞修




【伞修】无牙狼




韩叶




【韩叶】你们是笨蛋夫夫吗?




【韩叶】角落的壁灯




喻叶




【喻叶】叶修饲养守则




【喻叶】Call me Ted




双叶




【双叶】养狗还是养叶修?




乐叶




【乐叶】记忆体生物




莫叶




【莫叶】后桌的那个混球




王叶




【王叶】这是哪门子的学徒!




【王叶】正确的监禁指南手册




肖叶




【肖叶】天使的报恩




翔叶




【翔叶】不溶于水




中短篇:




小浪漫系列——【乐叶】掉进天空的人 【王叶】与你共舞 【韩叶】甜言蜜语




【all叶】空壳蜗牛(1)  (2) (3) (4)  (5)




长篇:




【all叶】非正常越狱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非正常越狱前传:【黄叶】无望井底84小时  【肖叶】疯帽子出逃记


【周叶】持续十分钟的坠入爱河  【邱叶】电话线四米长  【all叶】非正常罪犯




非正常越狱番外:狱警特辑  元旦特辑




非正常越狱小汇总




【all叶】捣蛋鬼01  02【已弃坑】




【all叶】这游戏根本没有R!【一】   【二】   【三】






图片:




被王不留行抓住的君莫笑




无口和话唠的修罗场




喻叶




小周尝试画风




半吊子的三流侦探和他收养的孩子们




总是被幽灵缠上的死神设定☆




棉被与哥哥




时钟与蒸朋




保障小朋友们睡眠的牧羊人梦貘☆




赌上第一的拼酒




叶修叶秋生日快乐




唯一的永远无法通信的电话




机器人设定的配图




171cm和5cm




171cm和5cm配图之四




171cm和5cm配图之五




勇者斗恶龙




非正常越狱设定图——叶修




非正常越狱设定图——王杰希




非正常越狱设定图——包子




假如叶修变成叶羞羞




非正常越狱设定图——喻文州




非正常越狱设定图——黄少天




皮卡修




叶总的联盟一日游




神父和年幼的主教设定




僧侣和小小的土地公




僧侣和小小的土地公2




非正常越狱设定图——肖时钦




非正常越狱设定图——周泽楷




非正常越狱设定图——张新杰




黑白无常设定




非正常越狱设定图——叶修2




兔宝宝和狼宝宝




周泽楷的画风




魔法师




双叶




圣诞驯鹿和圣诞老人




狮子与野人




鬼刻




雪球叶修




果冻王叶




小枪王的枪法




蓝色的王不留行




面包双叶




周企鹅和叶修兔




非正常越狱设定图——君莫笑




非正常越狱设定图——叶修3




兔子和电话配图




非正常越狱设定图——苏沐秋




热心助人的魔法师




非正常越狱设定图——叶修4




非正常越狱设定小图1




这是哪门子的学徒配图1




涂鸦——叶修




虐狗向乐叶




非正常越狱设定小图2




雪山洞穴人设定




幼儿园扛把子配图




这是哪门子的学徒配图2




人鱼叶修




不给冠军就捣蛋




万圣节贺图




短漫两则




非正常越狱设定小图3




机械虫




涂鸦——苏沐橙




植物赛高




有关喻叶的妄想




奇妙的叫声




DIE不DIE牧师




战斗牧师




圣诞叶修




《毛绒绒和毛绒绒》彩色配图




王叶魔法使设定图+文




魔法使后续妄想




关于黄叶的围巾妄想




其它




叶修手机桌宠试做【安卓】




————————————————————————




帮我做目录的姑娘是天使!!天使!!!大天使!!!




太累了这玩意儿!




所以说我之前就是懒得做目录,对,就是懒……嗯……你们可以在评论区打我了

【all叶】病客的文包

病客:

做完感觉自己已经死了


我为什么要写这么多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jILSJQm


密码: buig


啊……肩膀好痛,电脑前坐久了……啊……


ps:因为是一个比较粗略的整理,有些文字在乐乎上有修改但整理时用的是原稿,部分出入以乐乎为准,寒假我会弄得更仔细包括捉虫和修改,以及图是否也并入压缩包,请谅解•﹏•

【all叶】珍爱生命,适度吸修

超可爱啊!

一川烟草:

 


这简直是在用绳命摸鱼


 


有病


 


正文


 


叶修退役后,联盟为了最后一次挖掘一下教科书身上的商业价值顺便把前几年的补回来捞个够本,特地联系掌握高精尖技术的某厂家以叶修的外观为样本生产出一批智能小型机器人。这种小叶修能跑能跳,能笑能闹,除了不能说话以及只有巴掌大小之外,和真人没什么区别。


 


为了搞出点噱头来,荣耀官网发布消息,小叶修先行发售50个,明晚8点整准时开抢。这50个为限量版,卖光了就卖光了,不会再上市。正式版要在限量版发行一个月时候问世。


 


尽管因为材料与技术的问题,小叶修的价格并不便宜。但第二天晚上7点55,仍有很多关注该消息的玩家蹲守在时钟前端着手机算时间,紧张得仿佛能在下一秒就地死亡。终于,分针指向了12的位置。官网秒卡。等下一秒再点进去,50个早就卖光了。


 


评论区和论坛哀鸿遍野,很多人质疑这速度简直是混进了一大波职业选手。


 


这哥们是个明白人,确实此时有很多职业选手躺在房间的大床上捧着手机傻乐。黄少天简直要从床上乐到床底下,因为他不光抢到了还抢到了两只小叶修。想到以后被两只小可爱包围的日子黄少天美得从地上爬不起来。


 


他还心想着要是队长抢不上的话就勉强分给他一只。而此时的喻文州坐在电脑前也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他特意向张新杰对了表,然后在差三分钟的时候坐下来屏息等待,反正只不过是点几下鼠标,喻文州的反应还是很快的,而且他心理素质好,不会出现很多人因为过于激动而手抖的现象。所以稳稳地抢到了一只。


 


联盟开始陆陆续续地发货。为什么说这是可以狠捞一笔的生意?在推出限量版的同时联盟就开始了小叶修相关服装、配饰、包括小屋子小床之类的玩具的生产。衣服精致好看,花样百出,但都价值不菲。当然,这点钱对明星选手们来说还不够看。


 


选手们喜滋滋地开始了养娃生活。


 


叶修退役后进了总局工作。冯主席黑心地让叶修到各战队巡视一圈,美其名曰联盟工作人员要和各战队搞好关系,利于联盟的长期发展。叶修无可奈何,只好听命。


 


他的第一个目的地是微草战队。叶修走到训练室,透过透明的玻璃窗窥探到里面压抑沉重的氛围。队员们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王杰希严厉的声音从没关好的门缝里传来。


 


“我说了多少次了,训练的时候不许来打扰我。”


 


“你再这样不听话,我就不喜欢你了。”


 


“哭什么?”


 


训练室里静悄悄的,叶修竖起耳朵听,也没听见啜泣声。反而是王杰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似乎颇为无奈。他起身走出训练室,胳膊上好像还托着个东西。叶修偷偷藏到一边。


 


王杰希走出来,带好训练室的门,这才把胳膊上的东西举起来放在窗台上。


 


叶修瞪大了眼睛。他当然知道联盟用他的脸做了个周边,叫小叶修。不过没想到居然做得这么逼真。那小叶修比成年人的巴掌大一点,一身嫩绿色的小恐龙连体衣,一只小手撑着窗台边儿另一只在抹眼泪,哭得快喘不过来气。


 


王杰希终于把插在口袋里的手拿出来,摸摸小叶修柔软的发。


 


“乖了,别哭了。你下次听话,别在训练时间找我,训练完我再陪你玩,好不好?”


 


小叶修一听王杰希语气放软,哭得更凶,两只小手都放在眼睛上揉。


 


王杰希伸出两根手指捏着小叶修的手想把它们拿下来。


 


“别用手揉眼睛,脏。”


 


小叶修闹脾气,甩开了他的手。王杰希被他哭得心软,又把他抱在怀里安慰:“好了好了是爸爸不好,原谅爸爸,好么?”


 


爸、爸爸……


 


躲在角落里的叶修嘴角抽了抽,没想到你是这样喜欢年下养成的王杰希。


 


他想着这大概不是一个突然出现顺便嘲讽王杰希的好时机,准备悄悄开溜。没想到小叶修也不知道是因为采取了叶修外形的原因还是怎么着,敏感地察觉到本尊在这里。他像猫一样灵巧地从王杰希手臂上跳下来,啪嗒啪嗒拼命地倒腾两条小腿往叶修的方向跑。叶修一个不留神,就让那小东西顺着裤腿爬到自己怀里。


 


叶修目瞪口呆。小叶修脸蛋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哭的还是羞的,他扶着叶修的前胸站起来,亲了对方脸颊一大口,还依恋地蹭蹭。王杰希顺着小叶修跑动的方向找过来,正好发现站在原地无所适从的叶修。


 


叶修尴尬地打了个招呼:“嗨,老王。”


 


王杰希莫名觉得此时的情况像一家三口团聚。


 


叶修在微草待上半日便在小叶修和他爸依依不舍的告别中离开了。他顺道去了义斩。


 


楼冠宁打听到叶修要来各战队巡视的消息早早把自己打扮得帅气逼人站在大门口候着叶修。叶修夸了两句小楼果然一表人才,楼冠宁不好意思地笑笑,殷勤地跟在叶修身前身后问他要吃什么要喝什么需不需要休息想去哪里玩。叶修摆摆手表示不用麻烦,随便看看。楼冠宁便老老实实地跟在叶修两步以内的范围。


 


叶修走到二楼,眼尖地发现走廊尽头有一处装潢特别违和的地方。他好奇地走过去,这半边的走廊墙壁全部被刷成了粉色和蓝色,贴着各种富有童趣的贴纸,要不是楼冠宁亦步亦趋跟在身后,他还以为自己一不小心穿到幼儿园了呢。


 


叶修旋开走廊尽头的唯一一个房间的木门。楼冠宁似乎想拦着他,但也放弃似的由他去了。


 


那里面简直是另一个世界。


 


各种白云形状的灯饰参差不齐地悬挂在半空中,地面上铺着又软又厚的灰色地毯,乱七八糟的毛绒玩具堆得哪里都是。大象和长颈鹿之间露出个头。叶修走近一看,哟,孙哲平。


 


他呵呵一乐:“嘿哟,大孙,这你卧室?”


 


孙哲平没想到叶修会在此时出现,但他也没惊讶,懒洋洋地抬抬眼皮,像只被大象和长颈鹿玩偶包围的慵懒的雄狮。叶修再走近一看,发现孙哲平身上趴着两只小叶修,还有一个抱着他的右臂枕着他的掌心在睡觉。在几个玩具的缝隙里还有两只小叶修在打架。


 


叶修:“……你们义斩到底抢了几个小叶修?”


 


楼冠宁把毛绒玩具移开,用手分开两只掐架的小叶修,歪头想了想回答道:“七只,五只在这儿,文客北一只,钟少一只。”


 


本尊来了,这五只小叶修也受本尊的吸引主动凑过来,叶修惊悚地看着一堆和他的脸长得一模一样的小东西把他团团围住,争抢着要爬到他怀里。孙哲平托着下巴观察一阵儿,伸胳膊把叶修拽倒。叶修一个不察倒在对方早已准备好的怀抱里。小叶修们一看本尊倒下了,兴奋地往他身边凑。那只刚才趴在孙哲平手心睡觉的因为还没睡醒,迷迷糊糊地被挤在后面,眼看着要掉金豆子,叶修赶忙把他托在掌心里。这才破涕为笑。


 


在义斩的一下午简直就是兵荒马乱,叶修只能庆幸小叶修不会说话,不然就是苍蝇成精,他得被生生烦死。


 


休息一晚上,叶修打算从南到北开始自己的与各站队搞好关系之旅。他坐着飞机先飞到g市。喻文州来接机,还带上了他的小叶修。


 


那小叶修穿着小背带裤,见了本尊没有像其他小叶修一样扑上去,反而露出一个和喻文州如出一辙的微笑,叶修一个激灵,看着自己那张脸露出那样的微笑着实瘆人。他坐上蓝雨的专车到达俱乐部。小叶修一直乖乖坐在喻文州的上衣口袋里,露出个大脑袋,安安静静的特别乖巧。叶修心想不愧是文州带出来的小叶修,和其他的叶修就是不一样。等到了俱乐部,喻文州要脱外套,先把小叶修托在手心里放到桌子上。小叶修似乎是迫不及待了,他站起身朝叶修的方向走去。


 


刚走一步,大头朝下栽倒在桌面,发出“咚”的一声闷响,听起来就疼。


 


叶修被吓得蹭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把像棵大头蒜一样的小叶修扶起来放在自己手心,吹吹他磕红的脑门。小叶修笑得双眼弯弯,软在叶修的掌心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小叶修头有些大,走路容易摔倒,所以我一般把他揣在口袋里。”喻文州解释道。


 


大头小叶修应和一般用自己的大脑袋蹭蹭叶修的掌心。


 


叶修一面有点心疼小叶修,一面又觉得喻文州说的那句“我的小叶修”给人感觉怪怪的。


 


来不及多想,从楼梯口窜出来两个小身影一前一后跑得飞快。跑到大厅中间时,抬脸在空气中嗅嗅,猛地转头锁定叶修本尊,一个急转弯冲着叶修埋头狂奔。


 


紧随着跟来的便是嚷嚷着的黄少天。


 


“我靠,那俩小东西又躲到哪里去了?快点出来快点出来!少天哥哥这里有好宝贝给你们哟,想不想要想不想要?别跑了你们跑不掉的——老叶?”黄少天一个急刹车,难以置信地看着坐在原地抱着三只小叶修的本尊。


 


黄少天立马扑过来,吓得三只小叶修从叶修温暖的怀抱里接连跳出来,喻文州眼疾手快托住自己的大头小叶修。


 


黄少天准确地抱住叶修,像树袋熊找到了他的尤加利树。趁着此时没有外人对叶修大吃豆腐,嘴里嘟囔着我就摸摸看看你瘦了没,没有别的意思别瞎想。叶修的衬衫都快被扒下来了,几只小叶修又不干了,转过来要咬黄少天。黄少天龇着小虎牙,吓得他们倒退好几步。


 


“少天,你又让他们穿女装了?”喻文州在一边问。


 


黄少天支支吾吾的,说也不是特别过分,普通的水手服而已。


 


“普通?”喻文州反问。


 


“还有白丝……”


 


叶修怒掀黄少天。


 


“大流氓!”


 


被叶修叫大流氓的黄少天细细琢磨了一下叶修刚才有些羞恼的语气,不知道yy出什么来了,嘿嘿笑起来,明明是阳光帅气的五官硬生生凹出猥琐的感觉来,吓得叶修抱紧三只小叶修,缩进喻文州准备好的房间里不肯出来,任凭黄少天在他门外说了半晚上的垃圾话。


 


叶修第二天离走前再三警告黄少天不许给小叶修穿女装,黄少天腆着脸说你穿给我看就行了,叶修白了他一眼,踏上去往s市的路。


 


轮回的几人还是蛮客气的,江波涛好好地尽了地主之谊,带领联盟工作人员叶修好好地游玩了s市,轮回队长周泽楷与队员孙翔陪同。周泽楷带出了他的那只小叶修。可能是因为待在长得帅的人身边时间久了,帅气这个东西能传染,叶修总感觉这只小叶修相貌不俗。尤其是他软绵绵地一笑,感觉周围噼噼啪啪开着小花。


 


叶修尝试着摸了摸他翘起的呆毛,小叶修舒服地眯上眼睛,还发出“嘤~”的一声。


 


“不是说不会说话吗?”叶修惊讶地看着那只抱着他手指蹭的小叶修。


 


江波涛笑着说:“可能是因为跟着队长的原因吧,或许这只小叶修格外能说会道。”


 


小叶修确实很能说,但他不会说话,所以翻来覆去也只是哼哼唧唧的声音,像只小猫咪。


 


在轮回的一天算是叶修度过的最轻松的一天了,但他此时的心情却一点都不愉快,因为下一站就是霸图。


 


霸图的汉子你威武雄壮,凶狠的表情跟老韩一样。


 


叶修与站在门外死活不让他进的保安大眼瞪小眼好半天,内心循环播放这句词儿,直到被张新杰领走。


 


叶修探头探脑地跟在张新杰身后走,训练室里,韩文清正在训人。韩文清训人不大吵大嚷,但他会一字一句毫不留情面地把问题掀开来讲,配上皱眉瞪眼的表情简直能把几个小伙子吓哭。叶修眼睛骨碌一转,发现韩文清头顶上趴着的一只抓着头发睡觉的小叶修。他一时没忍住,噗嗤笑了一声。


 


“谁在笑?”韩文清循声找来,正好对上叶修带笑的目光。他的表情僵硬了一下,眼神似乎软化了些,等回过头来面对着队员们又变成严肃的模样,伸手把睡得要掉下来的小叶修重新扶到头顶让他躺好。


 


叶修忍笑忍得辛苦,他小声问张新杰:“哎,你们霸图不是把我看成一辈子的死敌吗,怎么老韩养了小叶修都没人抱怨啊?”


 


张新杰推推眼镜,客观地讲:“他很乖,招人喜欢。”


 


又转头上下扫两眼叶修,似乎在说和你本人一点都不一样。


 


叶修撇撇嘴,等韩文清走出来先发制人地问:“老韩,他招人喜欢还是我招人喜欢?”


 


手指了指韩文清头顶的小叶修。


 


韩文清理所当然回他一句“幼稚”,顺便带他到会客厅。等走出好远韩文清才又说了一句:“本尊是本尊,什么都比不上。”


 


叶修后知后觉地不好意思。


 


吃完饭,叶修主动要求参观一下队长房间。


 


“你带我去看看又不会死,”叶修抓着韩文清的队服外套,“还是说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玩意儿?”


 


韩文清哼了一声,拽着叶修的手带他大步往自己的房间走。


 


“哎哎,老韩你慢点!刚吃完饭呢!”


 


韩文清用钥匙开门,里面的装饰很简洁很老韩。一床一桌一椅一衣柜,多余的装饰没有,一溜儿的黑白灰。叶修啧啧半天,也没找到什么槽点。倒是一直拽着韩文清头发的那只小叶修从他肩膀上溜下来,蹬蹬蹬地跑去电脑桌最下面的抽屉那儿,熟练地输入密码。


 


“等——”韩文清似乎想要阻止。


 


小叶修已经主动从一抽屉的小裙子里翻出一件粉色带花边的,在自己身上比量两下,跑回叶修身边,献宝似的举起来,似乎要穿给他看。


 


叶修扭动僵硬的脖子,韩文清已经单手捂住自己的脸了。


 


小叶修在职业选手圈彻底流行起来。每天刷说说满是关于小叶修的。


 


黄少天:我靠一大早上又找不到我的叶修了。谁!!!谁动了我的小宝贝!!!小卢是不是你!!!@卢氏护修宝。


 


张佳乐:日常吸修。【把脸埋在小叶修肚子上猛吸.jpg】


 


孙哲平:新衣服到了。【男友衬衫版小叶修.jpg】【兔子装小叶修.jpg】【女仆装小叶修.jpg】


 


喻文州:家里的叶修太粘着我了怎么办【小叶修窝在喻文州肩窝抓着他头发不松手.avi】


 


职业圈的流行语俨然变成了“你想把我笑死,好继承我的叶修”“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抢不走我的小叶修的样子”“对方不想跟你说话,并勾引走了你的小叶修”“吓得我抱紧了怀里的小叶修”“吓得我怀里的小叶修都掉了”“吓得我捡起了我的小叶修”。


 


最后联盟还是决定颁布一条告诫众职业选手珍爱生命,适度吸修,注意身体健康的通知。


 


起因是一条新闻。


 


“某战队此赛季战绩不佳,疑似队长沉迷叶修过度,无心备战,粉丝强烈要求转让小叶修!”


 


——完


 


为了写段子,今晚我要修仙复习,谁也别拦着我,老子要飞升!